文说:"我把小镇上的人都变没了

戏台上挂着牌子,可是没有人表演。
  英说:"今天没有表演啊。"
  文说:"我把小镇上的人都变没了,当然没有表演了。"
  "那我闪到戏台上去吧。"英拉起文的手,纵身一跃,两个人跳上了戏台,又唱又闹。
 
  "那是,我三十一了。"
  "你还真比我大,那还是我让着你吧。"
  "我比较尊敬长辈呀……"
  两个人坐在那儿胡言乱语,像是一对无聊的恋人,无聊地熬着时光。
  烛火渐渐暗去,英点燃一支新的蜡烛。
  文坐在椅子上,椅边的圆桌上沏着一壶热茶。
  英靠在文的腿边,裹着条薄毯,手中还端着杯红酒低头倾听着。
  文手里拿着一本书《我坐在琵卓河畔,哭泣》,轻声朗读--
  "我坐在琵卓河畔,哭泣。传说,所有掉进这条河的东西,不管是落叶、虫尸或鸟羽,都化成了石头,累积成河床。假如我能将我的心撕成碎片,投入湍急的流水之中。那么,我的痛苦和渴望就能了结,而我,终能将一切遗忘……"
  文平静地念着,英听得那样投入。
  他停下,柔声说:"亲爱的,我们跳个舞吧?"
  "不,请继续念吧。"英闭上了眼睛。
  文继续朗读--
  "……然后,再汇入另一条河,直至流到大海。且让我的泪流到那么远吧,这样,我的爱人将永远不会知道,曾有那么一天,我为她而哭泣……"
  英幸福地微笑着,靠在文的胸前,睡着了。
  文的书歪倒在胸前,也迷迷糊糊地睡去。
  地上那杯喝剩的红酒,在静谧的深夜散发着琥珀一般的光彩……
  一束晨光透过窗棂,散到屋中。
  文从床上睁开眼睛,头发蓬乱,书还压在胸口。
  他抬眼望向外屋,英的身影走来,还端着个托盘。
  她像个妻子,问:"你醒了?"
  "啊……你起得还挺早。"文伸了一个懒腰,像个孩子。

内容转自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标明本文地址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gzsr-hotel.com/baomaxianshangyule/2018/0514/7.html